番外《傲立风雪》1 无妄之灾

瓶邪《缘尽长白》之番外《傲立风雪》

1 无妄之灾

被雾霾缠绕了许久的四方城,终于迎来了湛蓝无云的一天。然而,解家大院里,三个伙计战战兢兢地立在庭院,只觉得遍体生寒,仿佛此时不是仲春,而是寒冬。

 解雨臣坐在正厅上,低眉垂眼,手里的手机没有亮着光,也不是游戏界面。他只是握着手机看着。就是这个样子,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,才让人害怕。解九爷一向是泰山崩于前而面带微笑,当他面无表情的时候,才是火山将要爆发的时候。2005年以前,解九爷的这种状态不及一掌之数。那一年之后呢?只要事关吴邪的生死,解九爷就没有松过一口气。

 按理说,解家的伙计们应该已经习惯了自己家九爷为了吴家小三爷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9 和解

我勾了勾嘴角,“我们用一个人和你换武器,你手里有人质,不用担心我们对你有不利的举动,而我们的人也可以有自保的能力。陈四爷,这个条件对你百利无害,你说呢?”


我话一出口,周围几人脸色都变了。阿宁不会同意我用她的人做人质,顺子不想自己变成人质,而陈四却笑了起来。我若推出的人选不恰当,那我们的队伍不需要他来操刀就会四分五裂。


果然,陈四最想看我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他问道:“不错的主意,小子,你要用谁来换?”


我感觉到顺子的紧张,握了握他的手,然后对着陈四说:“就我吧。”


陈四来了兴趣,“你自己?为什么,你不怕吗?”...


《缘尽长白》第三十二章 生死一诺 [终章](瓶邪/原著向)

尽管做好了准备,落地时的冲力还是震得我全身散架似的,我缓了好一阵才勉强坐起来。

老子就是命大死不了。

我环顾一圈,这是一个直径二十多米的圆形平台,平台中心有一个半米高的方形石台,应是取天圆地方之意。四座雕像分别立于方形石台所指的四个方位。玄龟,火凤,青龙,最后一个离得有些远,我走进几步才看清,原来是蝎子。

我走到中心方台边,就看到台面的四角刻有符号,正是以墨玉所嵌的太阳、少阴、少阳、太阴四象。石台中央是一个圆形凹陷,深三寸,两边延伸出两条深半寸宽三分的浅槽。浅槽画出两个S型,走势便朝四角而去,环绕墨玉一周,又从太阳和太阴两象延伸而下,直达大平台。我这才注意到,平台的表面有非常细小、几乎察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三十一章 花海(瓶邪/原著向)

我只来得及向后一仰,避开红光,再一个后空翻站稳。此时一看,哪里还有凉亭石桌,满眼除了榕树,还有十几只形似青蛙,却遍体通红、嘴露尖牙的东西,姑且称为血蛙。刚才袭击我的一团红光就是其中一只。

这些血蛙个头不大,弹跳力却极好,而且移动迅速,比较难对付。我倒不怕它们有毒,只要别又是麒麟血喂养的就行。

血蛙三三两两地跳起来攻击,我还尚能应付,能杀则杀,杀不了就避其锋芒。黑金匕首沾血不留痕迹,一地鲜血,刀身依然黑亮如初。血蛙源源不断,都是从同一个方向过来,却也渐渐要形成合围之势。我必须赶在它们包饺子之前转移。

且战且退的过程中,难免就有防护不到的地方,胳膊上、背上、腿上都被咬了好几下。我身上到处沾着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8 再遇

我的心脏猛然受到一下撞击,一种撕裂般的力量散发全身,所有的感觉一瞬间回到身体,窒息,极度疲惫,疼痛。我差点一口气背过去。可是我真真实实感受到了这个切。


我,还活着。


那我刚才看到的……


眼前是一个有些模糊的人影,我努力了很久才慢慢看清。这人圆头圆脑,带着一顶护耳朵的大帽子,偏偏眼睛还小,怎么看都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。活着就是万幸,雪崩都没能把我玩死,我突然生出一种命中注定死不了的感觉。可是心底却又有一种强烈的失落。


那人开口说道:“哟,居然醒了,刚才呼吸都没了,还以为你死了呢。你这小身板儿轻飘飘的还敢上雪山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三十章 迷林(瓶邪/原著向)

如果不是黑雾在眼前扰动,我都不能确定有人在朝我走来。那人走路一向悄无声息。这扰动持续了很久,久到我以为那一声不过又是一次错觉,他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

“吴邪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闷油瓶在我面前蹲下,眼神里似有一丝关切。

微长的刘海,白皙的皮肤,尖瘦的下巴,还有那双深渊一般看不见底的眸子。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我怎么会看得到你?

你瘦了。

“吴邪,你受伤了。”

他看着我的手臂,皱了一下眉,一手轻轻在伤口周围按压,另一只手扶住我的肩膀。就在我愣神的半秒钟,他手指上一用力,伤口处猛然传来一阵剧痛,我差点把牙齿咬崩了。

卧槽,你他娘的能不能给个提示。

“毒血要挤出来。”他说着,从我嘴里取下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7 雪崩

阿宁让顺子到最前面带路,换了老七来扶我,显然不想让我再和顺子多接触。顺子说后面的路不好走,天气随时会变,风雪一来队伍最容易走散,于是用登山绳穿过每个人身上的登山扣,一来不容易走丢,二来万一有个意外还能及时救援。登山扣十分灵活,需要的时候自己解开,不会影响其他人。


我仔细看着沿途的山势,忽然心生一计,却又自己否决了。我们在最外延的山脉上沿着山脊走,而万人谷的方向则是往下向雪山深处去。张起灵刚在站的地方地势比我们低很多,虽然看着近,但其实要绕过山顶从山体另一侧平缓的地方下去。所以我们能居高临下看得一清二楚。可如果我从山体这一侧的陡坡直接滚下去,大概能节约大半天的路程。若是我腿上没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二十九章 入谷(瓶邪/原著向)

黑瞎子的声音刚响起,我就感到后背一阵劲风袭来,根本来不及思考,身体下意识地向右边倒地连滚了几圈,堪堪避开攻击。金蚕蛊王一击不中,在空中灵活地转了一个方向,又朝我飞来。我单手撑地,还没完全起身,眼看它就要到面前,不管有没有用,只能举起枪就扣扳机。

这货简直油盐不进,估计只能用炮轰。被一只虫子咬死很丢我小佛爷的面子,所以绝对不能被它搞定。金蚕蛊王快要撞上我的时候,突然歪了一下,砸在离不足两米远的地上。只见它扑腾几下,又飞到半空,地上多了一小摊黑色的黏液。

趁这几秒的空档,我翻身而起,回到大部队边上。黑瞎子也赶了回来。我冲他摇摇头,示意我没事。这时我才发现,其中一个张家人左手托着铁棍回到队伍,而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6 背影

一路上我们绕开了所有村子,夜宿山林,只三天就到了马不能行的地方。我们把马放了,背着东西徒步进山。阿宁带的人十分强壮,每人都背了三四十斤的装备,就连她自己也背着一个大包,只有我是轻装简行,包中仅有干粮。她把背包递给我时,只笑而不语。


领路的人便是顺子,他自小跟着他父亲进山打猎采药,对长白山脉极为熟悉。按照他自己的说法,如果他在山里迷了路,那别人也一定走不出去。他采高山瑞香的地方在山的深处,雪线以上,只有当地最好的猎手才敢进去。他父亲就是其中一个。顺子是个极聪明的人,我们进山后便将身上装备换了一茬,登山铐、绳索、匕首都翻了出来,我撕下了面具,他看着大吃一惊,却什么也没问。...
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5 脱困

再次醒来,我已经被关在了县城的监牢里。一生两进牢笼,除了无奈地叹一句命中注定,也实在没什么别的话好说。还好现在的世道,早已废除了酷刑,我倒无需太担心自己,只是怎么顺利出去是个难题。


我大可以亮出身份,只要上报旅部,上面派人下来核实,我肯定能出去。这样一来虽然直接,且不说堂堂一营政委被抓到大牢里,王胖子定然不会放过我丢尽了一营的脸,更重要的是我追查的事情就暴露了。


我被关了两天,期间纠察队来人审过两次,我只缄口不言。他们竟像是也不上心,我不说话他们也懒得威逼利诱,互相对峙一阵就这么把我又关回去。县城沿用了前朝留下的牢房,只是把刑具清理了。地牢湿冷,我腿上旧伤遇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二十八章 金蚕蛊王(瓶邪/原著向)

我一倒,原本双手同时开枪的黑瞎子不得不用一只胳膊架住我,张家几人面临的压力顿时变大,再加上边战边走,身后的火力较弱,毒虫靠近的速度明显加快了。

好在渐渐接近谷口石像,我体内狂躁的力量开始减弱,看来是赌对了。青铜铃神秘莫测,若没有人细致讲解教授,几乎没有可能无师自通。我也只是从这么多的经历里略摸到一些门道,至少青铜铃之间肯定是相互影响的,只要不是精心布置的铃阵,那越多铜铃反而越不容易达到目的。我就是要借这蛇首人身像上的青铜铃阵去干扰操控毒虫的人。

眼看石像就在前方十几米外了,我已经基本能自己走动,所有人却突然停住了脚步,就连毒虫也不上前攻击。突如其来的安静像水坝的闸门,暂时关住了洪水猛兽,却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4 试探

天际泛白,我叫醒王盟,收拾了行李带了点干粮就出发了。王胖子鼾声如雷,还没走到门口我就听到了声音。我没吵他,只跟他的警卫员说了一声。


我去了西边一连的驻点后,悄悄改道向东北走了一段,再折返向东南,第三天抵达辛安县城。而王盟则被我指派继续往西前进,一直走到驻扎在最西边的队伍。我让他带足了干粮,沿着最安全的路走,却不准他路过其他驻点。途中有几个村子,料想这个季节他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。这样一来,我至少有六七天的自由行动时间。


王盟这小子心地实诚,办事却不灵光,我让他去弄几身当地村民的衣服他都没办成,真不知道张海客怎么会派了这么个人跟着我。


我扮成山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二十七章 苦战(瓶邪/原著向)

洞口赫然立着一座蛇首人身像。

石像双腕和双耳各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六角青铜铃铛,衣着明显不是中原风格,搭肩和裙䙓倒是带有一点西域的特征。这峡谷何曾缺过风雨,此时便看得到铃铛持续的微微震颤。

火光中,石像周身有些若隐若现的光斑,我拿过火把换着不同的方向照过去,便见到如蛛网一样密集的细线,牵连着指甲大小的六角铜铃,藏在衣服的各个褶皱处。风吹大铃动,线牵小铃摇,好一个青铜铃铛阵。

这石像立在此处有多久了,五百年?一千年?若只是依靠这几个铃铛,千百年来如何不被人堪破真面目,又如何保持铃铛自身不残不破?

必有人一直看护。

我转过头,看着领头人,说道:“还有什么你知道的,都说吧。”

“可以这么说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3 故人

我以巡视基层部队尽快了解北境形势的名义,让王胖子同意了我这段时间在驻防区内随意考察,包括去每一个驻点访问。他向我详细介绍了每个连排的基本情况,以及和其他营部驻防区边界交叉合作例行办法,却在我提到一营和二营的边界辛安县城时,他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,不停指责二营营长如何不识时务不知变通蛮横无理。 

王胖子是表面大大咧咧但其实最不肯吃亏的人,他这么不待见二营,一定是吃了不小的暗亏。我思来想去,最大的亏应当是防区的划分。辛安县城一开始是两个营联合防守,后来旅部觉得调度不便,就把它划给了二营。王胖子为了这是事儿肯定没少找旅长去闹,最后闹得厉害了差一点挨了处分。辛安县城不大,又不是什么防御重镇,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二十六章 当年旧事 (瓶邪/原著向)

领头人一脸严肃地说:“吴邪,你很聪明,看来你的确是能救族长的人。我是王老板,但王老板不是我。”

“详细说。” 


“解子扬还是解子扬,他和你在某个方面很像,但他始终无法代替你。他也是蛇语者。” 


“你是说费洛蒙。” 


“是。”领头人点了点头,“很早以前我们的祖辈就知道某些人和蛇可以交流,读取蛇的记忆,那些人被称为蛇语者,数量非常稀少。张家的秘密一直都是用这种方式保存的,可以说这是最安全的方法,绝大多数蛇语者都出自张家,这是血脉的原因。当然,也有例外。” 


“这和青铜树有什么关系?”我问。 


“除了族长,只有蛇语者才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2 演习

次日一早,王胖子果然如约而至,热情寒暄之后,丝毫不提见营长一事。


我极力赶路至此,并非为了和他闲耗时间,见他顾左右而言他,我语气中已经十分不悦:“王连长,请问我军的规定什么时候在边防一营成了摆设?任何排以上干部调任,到任一天以内需同所属部队相关上下级取得联系,一应工作交接必须在三日内完成。到底是王连长你擅作主张,还是营长授意你抗拒总部命令?”


“齐政委息怒,息怒,我哪儿有这个胆子,营长也断没有那个意思。确实是最近营里事情太多,营长忙不过来,要不我先带政委四处走走了解了解情况?”王胖子打了个圆场,试图岔开话题。


我冷哼一声,说道:“既然营里事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二十五章 消失的洞口 (瓶邪/原著向)

看着不远的山峰,一行人走了好几个小时。离一线天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领头人停下了,示意众人休息。这倒是有些不寻常,过去几天赶路,除了夜里睡觉,白天只休息一次,而且是因为我需要进食,一群变态的张家人可以一整天不吃不喝地赶路。不是我不可以这么做,而是没有必要。我估计这是进天门山前最后一次休整,后面的路是走是停,已经不由我们控制。我需要保证自己的身体处于最好状态。 


我和他们无话可说,他们之间也极少交流,三天以来,所有人说过的话可能不超过十句。尽管已经习惯了沉默,但我还是敏锐地觉察到这一次休整时微妙的气氛。


到底是什么不对劲?


“你这几天和张海客联系过吗?”我喝了一口水,随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二 风雪皑皑 1 赴任

(说明:第二卷正式开启。吴邪踏上寻小哥的漫漫长路。一切尽在其中。)


忙碌的时候,时间过得飞快,张海客再次出现已是月余之后。


我已经可以穿上脚套正常行走。脚套做的很巧妙,膝关节非常灵活,并不影响弯曲,而在需要用力支撑体重时,套在大腿和小腿处的结构能稳定受力。这让我不得不感叹张家能工巧匠的手艺之高。


见面时,张海客问我可还习惯,我告诉他很好。训练的确很有成效,十几斤的东西穿在腿上,刚开始绕操场走一圈都累的大汗淋漓,现在一口气走十几里路都没什么大问题。


一两句招呼过后,我们很快切入正题。我问张海客是不是有什么消息,他递给我一个信封,我拆开来...

《缘尽长白》第二十四章 突围 (瓶邪/原著向)

我脑子里高速计算着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和逃命的方法,无奈手脚被绑,人被吊在半空,能做的实在有限。就算张海杏要保我性命,她能否挡得住巨蟒和棕熊也是未知。

霎那间,巨蟒的头已经到我面前,手臂粗的毒牙完全露了出来,眼看就要咬上我了。我能做的只有屈身摆动,尽量避开毒牙,也许并没有什么用。忽然身体一轻,整个人脸朝下摔在了地上,我来不及去看周围什么情况,使劲翻身,滚进了灌木丛。藤条枝蔓在我身上刮出无数细小的伤口,虽然不见血但是也并不好受。

几米外是巨蟒和棕熊激烈的打斗。我看了一眼手上绳子的断口,非常整齐,是利器所为。我正要起身,一把冰凉的匕首就架在我脖子上,我手脚上的绳子还没来得及解开,毫无反抗之力。...

【牢狱之灾】卷一 监牢重重 小哥番外 一

(说明:这一章小哥自述,很戳心。)


我没有奢望过他的原谅。


情报队新来了一个人,让我不得不留意。吴邪的出现很奇怪,他的爷爷我见过,当年卧底计划的起草人就有他。吴家到他这一代只有他一根独苗,其他支的后人都死在了那个计划里。九大家族都有人参与,到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成功。吴老头花了大力气才把吴邪从吴家剥离开,为此把自己另外两个儿子全都搭了进去。吴邪被送到这个计划里,是出乎我意料的。


吴邪天生适合做情报,他对细节的变化很敏感,推理能力也强,选他做我的联络人不错。


那是我唯一后悔过的决定。...


1 / 3